孩子的第一个好朋友居然是它?家长后悔得要吐血了

地铁里,公交上,满大街都是看手机的低头族时,一群更年幼的力量加入了这个族群—-05后!

他们的第一个亲密好朋友,就是手机。

每个家长都不陌生这样的场面—大人聚会时,大人忙自己的事时,只要受不了一个小毛头老来骚扰自己,就会大发善心,把自己的手机扔给孩子,所有的孩子,每到这时,就会面有得色,开开心心地低头凑一块,陷入了「发财致富」的喜悦,谁知道大人让自己玩多久,于是乎,各种手游app,最时髦的某抖app,某快app,孩子的小手比大人灵活多了,手指上下翻飞,瞬间就是一局。

小学五年级的珍珠就是其中一员,她算混的惨的,个人没有专用手机,直到她参加夏令营,需要和新认识的小朋友互留地址时,我万分不舍地淘汰了一台手机给她,家长给孩子配手机之后孩子上瘾的伤心事,我听的多了,因此,我定了个规矩,平时孩子每天二点一线,问作业可以给同学发邮件、打电话,微信只能每个周末登录一次,每次不超过半小时,满足孩子的社交需求,想玩手机游戏,没门。在这样严酷的斗争形势下,珍珠发挥出她的独特侦查能力,无论我怎么换密码,她总有办法用眼角余光发现,偷偷用自己的指纹把她的手机锁住,所以,我俩双向控制,我把她的手机实体锁住,她掌握她的手机开机密码,她掌握我的apple

id,我能看到她的下载app记录,我俩进入动态平衡的母女共管手机模式。

当然,我还有我的独门秘法,以后在小玛瑙儿童社交学堂再做分享,总之,就这样,生生把珍珠管教成了一个稀缺物种,她基本不碰手机游戏,觉得没啥意思,她心目中,手机就是限时享乐时间,和看电视一样,都得让位给做作业,作业是第一位的。

但是,像珍珠这种孩子,心目中的手机地位退居二线,是非常少的,大多数孩子,不管有无固定手机,都拿手机当做最亲密的好友,当然,也就衍生出了不少的祸事。

最近新闻中提到一个13岁大连男孩小明,自己下载手游被父亲把手机摔坏,趁父母回老家期间,以要和老师交流、沟通作业为名,要妈妈留下手机,父母回老家的短短十天,他就偷偷用妈妈手机给各种手游充值了一万多元,相当于母亲的三个月工资,还把下载的游戏隐藏起来,把游戏确认充值的简讯删除。之前,这种新闻也数不胜数,利用越来越方便的支付条件,「熊孩子」背着父母刷爆银行卡玩游戏的事发生过不止一起,费用高的多达几十万。

新闻中报导,这个大连小孩小明(化名)的父亲,没有责骂孩子,一边向游戏公司提出退还未成年人非理性充值费用,一边和孩子进行了沟通,告诉孩子金钱来之不易,要合理使用。

这一点倒是对的,我在训练珍珠拒绝「手机依赖症」时,关于金钱观的教育也是配套进行的,但不仅限于这一点,关于手机这件事,家长一定要给孩子建立一整套方法论。

第一,家长自己手机不离手,办公,社交,娱乐,购物,每件事都需要手机来办理,家里的pc台式计算机和电视机倒是一个月都不用开一次,家长习惯于一边陪着孩子,物理空间在一起,却一边看着手机和孩子哼哼哈哈,这样的家长,对于幼龄的儿童,特别具有榜样示范作用,珍珠的弟弟玛瑙三岁多,比珍珠看手机的瘾还大,就因为大人整天端着手机低着头。因此,越是这样,家长一边要减少自己的手机依赖问题,一边要给孩子演示清楚,自己为何看似玩手机没有节制,其实手机是家长的工作工具,就像孩子的工作工具是笔,书本和电脑ipad、kindle一样。

第二,拿手机做正确的事。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,既然手机是父母出资配置的基础设施,父母可以和孩子商量好手机使用条例,分阶段释放手机使用权,游戏玩乐时间,让孩子心里有敬畏之心,知道手机不是可以无限制使用的游戏工具。如果要玩游戏,我宁可规定好时间,用大投影或者大彩电做显示器玩游戏,这样不坏眼睛,比用手机玩过瘾。

第三,如何不让孩子用手机充值付费买装备玩游戏,这就涉及到金钱观教育了。之前有报导,一个泰国妈妈为了让孩子专心上学,带孩子捡了一天废饮料瓶,去卖,孩子累了一天,卖的钱还不够买三顿饭吃,孩子这才知道父母赚钱来之不易,怀着感恩的心回校园踏踏实实上学去了。像这样的方法还有不少,我就独创过好几个办法,以后在小玛瑙儿童社交学堂里再分享。

第四,既然手机是孩子的第一个好朋友,孩子就要从手机里学到东西,比如,通讯录里留下你值得学习和交往的好朋友的电话,手机里下载你喜欢听的音乐,孩子做作业累了,可以听着音乐做运动或适当休息,手机里下载一些睡前好书,经典名着,这样不费视力,又比iPad电脑都便捷地获取新知。家长不妨为孩子的手机买漂亮或炫酷的手机壳,配备一些装饰,建立孩子和手机的良好互动关系。

今天先分享到这。

小玛瑙儿童社交学堂

敬请关注,这是首个专注在线培养孩子社交技能的社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