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说养我又如何,本宫就是不想生

二胎春风起,在小区花园里,和小白一起带娃玩耍的妈妈们的肚子也逐渐隆了起来。

小白是绝对不会要二胎的。生女儿时的场景至今仍历历在目。那日,小白硬是遭了两茬罪。她骨盆窄,先尝试着顺产,宝宝头太大,医生建议剖腹产。婆婆却不同意,说剖腹产对孩子不好。好在老公给力,不顾婆婆反对,硬是让她给剖了。

生下来,是个漂亮的小公主。小白欢喜得不得了,婆婆的脸却拉的老长。小白真想当面问问她,你家是有皇位要继承吗,非生男孩不可。

一周后,小白出院回家了,浑身都没力气,就想在床上多躺会儿。婆婆觉得她太娇气,说在她们那个年代,女人生完孩子就马上下地干活了。还在月子里,婆婆就让小白给宝宝洗衣服。

三个月后,小白准备去上班。婆婆却对小两口说,姥姥身体不好,需要有人照顾,她得回老家去。婆婆家的情况,小白清楚得很,婆婆兄弟姊妹五个,都在老家退了休,姥姥生病了,哪里会缺人手。这都是婆婆的託词罢了。

在他们小家的这几个月,婆婆不是腰疼就是腿痛,宝宝基本上都是小白一人带。有时,小白忙得手忙脚乱,宝宝哭得喘不过气来,婆婆也懒得帮她搭把手。婆婆想回老家去,那就随她吧。

就这样,小白从职业女性转型为全职主妇。小白老公工作忙,早出晚归,小白一人承担了照顾宝宝的所有事宜,是典型的丧偶式育儿。

眼看着宝宝马上三岁了,小白也快熬出了头。她就想着,等宝宝上幼儿园后,她去找份工作来做。自己赚来的钱要比别人给的钱花起来痛快很多。

小白的老公可不是这么想的。他早有二胎的打算,寻思着等女儿上幼儿园后,他跟小白再生个老二。

有几日,小白老公下班后,很自觉地帮小白做家务,让这小白万分惊喜。没几天,老公就向她提出生二胎的想法。

对于二胎之事,小白一口否决,态度异常坚决。小白知道,如果生的是女孩,婆婆又会不高兴。老公工作忙,婆婆不愿带,自己妈妈要给弟弟带孩子,雇保姆又不放心。带孩子的重任会再次落在她头上。这样完全没有自我的生活,她不想再来一遍。

如果生的是男孩呢,婆婆肯定会很高兴,也会乐意帮他们带孩子,她也可以去上班。但这对女儿却不公平,她不愿女儿重复自己的老路。

小白的原生家庭就很重男轻女。从小,她就被父母灌输凡事都要让着弟弟的思想。什么好吃的都得先让弟弟吃,什么好玩的都得先让弟弟玩。在父母眼里,弟弟什么都好,就连考试不及格,那都是有缘由的。而自己呢,一向学习拔尖,父母却看不到自己的好。她一直是那个被忽视的孩子。她不愿让女儿经历她曾经经历的那些。这二胎,绝对不能要。

老公劝说她,你只负责生,妈都说了,她肯定会来给咱们看孩子。

小白噗哧一笑,嘲讽道,生男孩就会帮着看吧,如果又是个女孩,估计就得回家照顾姥姥了。

小白老公不死心,继续说,这哪能呢?再说,咱们权当是为孩子找个伴啊?一个孩子多孤单,你不能那么自私。

小白反驳道,一个孩子,我们能把所有的爱都给她,两个孩子,我们只能将二分之一的爱给她。而且,哪个有两孩的家庭能真正做到一碗水端平的呢?

老公有些生气了,说道,我负责赚钱养你,让你生个孩子你还不干?

小白很坚决地说,这事我还真干不了。

小白不肯生二胎,老公也拿她没办法,总不至于为这事离婚吧。就这样,小白在这场二胎之争中获胜了。等宝宝上幼儿园后,她也如愿以偿地找到了工作。

波伏娃曾在《第二性》里说过:「女人的不幸则在于被几乎不可抗拒的诱惑包围着;她不被要求奋发向上,只被鼓励滑下去到达极乐。当她发觉自己被海市蜃楼愚弄时,已经为时太晚,她的力量在失败的冒险中已被耗尽。」作为女性,一定要自强自立,不能成为男性的附庸。「我养你啊」这句话最不可信。为了家庭我们可能有时必须做出一些牺牲,但我们不能一直牺牲。我们要在还有能力选择的时候,选择自己想过的人生。活出自我,那绝不会错。

(图文无关)